Dirty Money, 揭露大企業的騙案-2 Valeant

承接上次的分享:Netflix 的自有紀錄片 Dirty Money, 大概說的是不同公司以不同的方法去欺騙或壓榨消費者,為自己或公司帶來花花綠綠的鈔票,其中並不缺大家耳有所聞的公司,甚至,公司越大,騙得越大。

第一季第三集說的是以短短數年成為國際級大藥廠的:Valeant

Valeant 大家也許沒聽過,所以我們在此交代一下故事背景:

惡夢的開端在2010年9月28日,當時Valeant 剛剛與Biovail合併並由 Michael Pearson擔任CEO的角色,在此以前他在著名的企業顧問McKinsey & Company 工作23年並擔任董事一職。

Michael Pearson 擔任CEO後認為以往公司研發並銷售新藥的流程並沒有效率,因為研發藥品需時以年起計,而研發成功率亦非常低,所以他執掌後的Valeant 開始不斷收購剛研發新藥成功小公司,並以此為成長的引擎,而這種成長的策略當時被視為製藥業的黑魔法。

Valeant is known for buying companies and laying off their employees to achieve savings, while accumulating a debt of about $30 billion. It spends an amount equivalent to only 3% of its sales 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which it views as risky and inefficient compared with buying existing drugs. Traditional big drug companies spend 15 to 20% of sales 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Valeant also pays extremely low taxes because it is officially based in Canada, although Mr. Pearson operates from New Jersey.

New York Times, October 4, 2015

Valeant 不單只收購比它小的公司,更解僱研發新藥部門的人,逼使公司更依靠收購作為成長引擎。

此後有人開始質疑其藉收購成長的策略的可持續性,因為透過以收購公司推動股價不單會令公司在選擇較少時容易做出錯誤魯莽的決定,而且公司終將被逼收購市值一間比一間大,甚至比自己更大的對手。

Valeant 也許亦明白這個道理,於是其想出了一個自以為非常聰明卻最後令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一步:Philidor

Philidor 是 Valeant 旗下的子公司,其下有很多郊區藥房,而Valeant透過這些子藥房不斷調升病人必要藥的價格,例如威爾森氏症患者需要用的Cuprimine的價格當時由500美元30劑內調升至24000美元30劑,漲幅達47倍,而威爾森氏症患者假如不用藥的後果是隨著時間經過,會演變成慢性肝炎,肝硬化,甚至肝衰竭,。少數患者甚至會以猛爆性肝炎來表現,死亡率相當高,所以即使藥物價格被調升至不合理水平,病人們亦被逼繼續服用。

除了騙取病人的金錢,Valeant亦藉此騙取保險公司的金錢,令沒有患病的廣大市民亦要為其付出更高的保費:因為有些幸運的病人在患病前已購買保險,而這些病人被引導至Philidor 旗下的藥房購買已被調升價格的藥品,而保險公司則負責為此買單,及後保險公司因為醫療保險支出持續提升,於是向顧客每年收取更高的保險費用。

不斷提升的必要藥物價格最終引起美國藥物局的注意,當局作出的研究顯示,單單於2015年Valeant將旗下所有藥品的價格調升66%,超過同業第二名的升幅5倍,而該公司的藥物Flucytosine在美國的價格比歐洲高逾1000倍。

以上種種的不道德最終導致Valeant 的股價於2015-2017年間下跌逾90%,而且CEO Michael Pearson 辭職。

故事其中甚至牽涉著名的投資人:Bill Ackman,由他掌管的避險基金Pershing Square 所失去的金錢更以十億美元計。

以收購作為公司成長引擎並不是我們第一次看到,但卻沒有一次有好的結果:公司終將因為規模問題被逼收購更大的公司,但大公司卻不一定會如你所願被你收購,最終只好向其他次一等的公司伸手,又或是與併購完全不相關的公司導致多元惡化。

Valeant 對我們來說只是另一個強化這個必然結果的例子,其次經理人Michael Pearson更是典型的最差經理人:逐步令公司走向不道德的處境。

其提升必要藥物的價格令病人別無選擇的餘地的技兩被Charlie Munger評為”Deeply immoral and sewer.”

我們必須強調挑選經理人時道德的重要性,說像Warren Buffett 所說的: “If you’re looking for a manager, you want someone who is intelligent, energetic and moral. But if they don’t have the last one, you don’t want them to have the first two.”

我們會於未來繼續分享有關個股分析,產業趨勢以及財報研讀等資訊,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讚好以及跟蹤我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ssiveincome.or.worktillyoudie

Create your website at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
search previous next tag category expand menu location phone mail time cart zoom edit close